没打工收入、不想拖累父母…日本“2成”以上大学生准备退学!

东京新青年

微信号: tokyomen

日本当地自媒体,关于日本的新闻趣事,药妆商品,美食旅游,时尚服饰都掌握最新资讯。关于日本,我们很熟悉。

没打工收入、不想拖累父母...日本“2成”以上大学生准备退学!

东京新青年
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日本
没打工收入、不想拖累父母...日本“2成”以上大学生准备退学!

刚过去的五四青年节,当国内在为“后浪”“前浪”的话题争论不休时,日本大学生们却正在考虑,是否还要继续学业。

根据日本学生团体“高等教育免费化项目”公布的调查显示,受到疫情影响,20.3%的大学生正在考虑是否退学。

没打工收入、不想拖累父母...日本“2成”以上大学生准备退学!

这份1200人的问卷调查显示,“有点考虑退学”的人数为15.5%,“将认真考虑”的人数为4.8%,已经做出退学决定的有2人。其原因是“父母公司快要倒闭”和“如果需要借很多债就想退学”。

有人奇怪,日本疫情爆发,为何对大学生的学业造成如此大影响?

先来看东京一位大学生小A的故事。

今年4月下旬,首都圈公立大学的学生小A跟母亲在电话中,提出了休学的想法。

马上升大三的小A成长于单亲家庭,当初为减轻家里的负担,她选择了日本公立大学。入学后,小A不仅申请到学费减半的名额,还有两家机构的奖学金。

每月的房租、电费等固定支出的5万日元(约3000元人民币),由母亲支付。她自己每月的伙食费、交通费和通讯费等日常生活开销,主要靠打工挣的3万日元(约1500元人民币)和5万日元的奖学金。

没打工收入、不想拖累父母...日本“2成”以上大学生准备退学!

疫情爆发后,打工最先被迫停下来。从4月开始,奖学金也由5万日元减到3万日元,学费减免幅度也由过去的50%降低至三分之一。一年算下来,她一下增加了33万日元(约2万元人民币)的开销。

一开始,小A听说可以申请国家补贴的“雇佣调整助成金”,高兴地准备各种资料。后来才从新闻中得知,这项补贴申请流程复杂,只有0.1%的人领到了钱,小A不得不放弃申请。

刚过去的4月,小A的所有生活开支控制在3万元内,约为过去的三分之一。

没打工收入、不想拖累父母...日本“2成”以上大学生准备退学!

她现在每天的主食是豆芽和豆苗,虽然明显感觉营养摄入不够,好在母亲给她寄了大米。据她了解,朋友中还有很多比她情况更糟的人。

不仅是学生本人,大学生的家庭也同样感受到负担。

住在东京都内的40岁B女士,从三月起,他们夫妻经营的餐饮店就处于关店状态。收入虽然没了,房租得继续付,同时还要抚养两个小的孩子,她感到经济压力很大。

B女士家里还有个上大学2年级的儿子,上大学的费用是学生贷款。一开始她丈夫就太不赞成儿子继续上学。但儿子态度坚定,作为父母只能支持。

没打工收入、不想拖累父母...日本“2成”以上大学生准备退学!

最近由于疫情,大儿子打工减少,生活也出现困难,但他什么都没和父母说。B女士知道后心里非常难受,但这时期,她也只有爱莫能助。

奖学金减少、失去打工收入、父母收入减少、网络授课费用增加…就这样,疫情导致的经济不景气,最终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并波及到学生人群。

没打工收入、不想拖累父母...日本“2成”以上大学生准备退学!
日本大学决定实行网络授课,又多出
上网费、购置电脑费等一大笔开销

虽然日本超过100家大学各自发布了经济支援政策,向全体学生发补贴的学校超过70家,金额大概在1万~5万日元(600~3000人民币)左右。

但与日本的物价相比,杯水车薪。

眼下,最让学生和家长头痛的,是居高不下的学费。

5月份正好是日本大学统一征收学费的时间。根据文科省的统计数据,日本国立大学的学费为54万日元(约3.6万人民币),私立大学学费平均为100万日元(约6.6万元人民币),新生入学还需缴纳约25万日元(16000元人民币)的入学金。

没打工收入、不想拖累父母...日本“2成”以上大学生准备退学!

根据日本经济新闻最新公布的学费减免政策,学生人数分别排名前15,共计30所国公立大学和私立大学中,只有5所大学确定实施学费减免。

没打工收入、不想拖累父母...日本“2成”以上大学生准备退学!

虽然日本4月份表示,针对低收入的学生家庭,将增加7亿日元(约4600万人民币)的学费补贴预算。

但现实情况是,国立大学分到的4亿日元(约2600万),只能全额免除约700名学生的学费;私立大学的3亿日元(2000万),平摊到每个人头上,更是只有2300日元(约153元人民币)。

未来日本疫情和经济形势尚不明朗。这笔不小的开销,让很多日本家庭感到吃力。

没打工收入、不想拖累父母...日本“2成”以上大学生准备退学!

大学生呼吁政府减免学费

但更令学生们感到不安的,是对未来打工的收入预期。

没打工收入、不想拖累父母...日本“2成”以上大学生准备退学!

正如政府专家所提倡的,如果未来一段时间进入“新生活模式”的话。旅游、住宿、餐饮、零售等行业将维持萧条的现状,用人需求很难短期内恢复至正常水平。

大学生之所以对打工收入如此看重,是因为他们生活费的主要来源,是靠己的打工收入,再加上奖学金。

2019年日本打工的学生比例占到75%,平均每月打工收入为3万1670日元,一些学生每个月打工甚至能挣到10万日元,不仅要补贴自己的生活费,甚至连学费都是自己攒。

没打工收入、不想拖累父母...日本“2成”以上大学生准备退学!

根据调查,受疫情影响,打工收入减少的大学生占到78.4%,其中36%的学生完全失去了收入。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先不谈学业,今后基本的生活都无法保障。

没打工收入、不想拖累父母...日本“2成”以上大学生准备退学!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学生们受到来自学业、打工和家庭的多方面压力,产生退学的想法也就不足为奇了。

针对这种情况,一些日本学生团体已经发起了“请求减免学费”的署名请愿活动,目前他们在网上已经收到超过一万份联合署名。

日本教育社会学专家也向政府呼吁,必须正视大学生们目前面临的经济窘境,重新估算学费补贴预算,以帮助学生们顺利度过这场学业危机。

原文直达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