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心中的“仙子”坂本龙一!曾公开叫板日本政府:余生我只想活的真实!

后台回复「设计说

日站君会为您推送一条设计物语

365天,365句经典,每天只更新一次哦


坂本龙一

可以说是日本殿堂级作曲家

但如果你了解他

你会发现

他并不只是一位光芒万丈的音乐大师

更是一个细腻、善良、纯粹的酷老头

微博开通后,第一句问候语居然是“大家吃了吗”

在中国,粉丝称他为“教授”、“大神”

甚至是“仙子”!

图片来源 豆瓣 @王大根

经过长达5年的贴身跟拍

这周,他的纪录片《坂本龙一:终曲》

终于登陆全国各大院线

真 · 有生之年系列!


早前在北影节放映时

这部电影就有一票难求之势

上映后,严格的豆瓣影迷

更是给出了8.8的高分


《每日邮电报》将它评为

“关于艺术创作过程最伟大的纪录片之一”

为迎接它的到来

官方还特别发布了

中国独家重制艺术海报

夜空中,绚烂的樱花和音符交相辉映

坂本龙一将塑料桶戴在头上

像个小朋友一样

去感知雨水滴落的声音

即便白发苍苍

坂本龙一仍是个少年

01

 “叛逆少年”的不羁青春 

1952年,坂本龙一出生于日本东京中野区

他3岁就开始弹钢琴

在别的小朋友还在吹鼻涕泡的时候

他就因为一段养兔子的经历

创作出了首支个人单曲《小兔之歌》

但和其他脚踏实地的摩羯座不同

青少年时期的坂本龙一

是大多数家长眼中的“叛逆少年”

小学填志愿时

人家直接填了一个“没有志愿

高中最常干的就是翘课

去新宿逛爵士咖啡厅、看电影、泡妞

高中准考证上的坂本龙一

为了逃避上班,他选择了考研

毕业后他成了一个音乐“游民”

整日晃荡在东京大大小小的录音室里

靠给人家打零工度日

听起来“似乎没干什么正事”的坂本龙一

年轻时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时尚icon


和他现在“严肃”的形象不同

他的音乐事业

其实是从玩电子乐开始的

1978年,26岁的他和同样年轻气盛的

细野晴臣、高桥幸宏一起组成了

Yellow Magic Orchestra

(黄色魔术交响乐团,简称YMO)

来品一品这位浑身散发颓废美的教授

这个和伙伴们

无意间影响了日本乐坛的男人

是个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芳心纵火犯啊!

坂本龙一第一张个人专辑

《Thousand Knives》的封面造型

不论是造型、神态还是场景

放在现在也会不过时

《Thousand Knives》专辑封面

在其后的个人专辑封面中

他总能以超前又别致的造型出现

让人耳目一新


顺便说一句

现在风靡全网的自拍、vlog

在教授这早就不新鲜了

他开始玩儿的时候

好多人还没出生呢!


02

 永远敬畏自然的声音 


第一张专辑出了之后

坂本龙一迎来了最忙碌

也是集万千荣耀于一身的十年

中文字体版 @PONY小天马

他先是参演并配乐了电影

《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

和另一位音乐巨人大卫·鲍伊在银幕上相爱相杀


同时留下了一首流传至今的经典曲目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之后他又接到紧急邀约

加入了《末代皇帝》制作团队



由于时间仓促

坂本龙一在一周时间以爆肝的状态

完成了45首曲子

但即便如此,超一流的制作水准

还是让《末代皇帝》的原声还是拿到了

第6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配乐

两年后,坂本龙一《遮蔽的天空》进行配乐

临录音前

导演贝托鲁奇突然表示不太满意

于是坂本龙一仅用30分钟进行修改

再次使杰作诞生

该片配乐一举获得了

第48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

最佳电影配乐奖、

第16届洛杉矶影评人协会最佳配乐奖

有人好奇

坂本龙一是怎样几十年如一日

将作品保持在如此高水准的?

答案就在这部纪录片中

这个拿过无数国际大奖、

集万千荣誉于一身的世界大师

始终对自然界的声音

怀有最虔诚的敬畏之心


在他眼中

风声、雨声、蛙声、蝉鸣

都是自然界给予人类最纯粹的音乐

搜集这些声音

是坂本龙一的日常修学


他经常去树林里踩踏落叶、聆听鸟鸣;

下雨天,跑到院子里头戴塑料桶感受雨滴;

甚至飞到北极把录音设备沉到海里

“垂钓”冰川融化的声音


还有一次

他专程赶到福岛核电站事故受难地附近

记录当时海啸发生时

那片海发出的海浪声


只有亲眼领略大自然残酷的力量

才能真正的感同身受

这样以受害者的视角创作出的音乐

也才最能震撼人心

03

 “余生只想活得真实” 

除了音乐制作人外

坂本龙一还是一个积极的社会活动家

在对政治避而不谈的日本文艺界

他是少数勇敢发声的公众人物

311”福岛核灾给日本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创伤

然而政府却决定重启核电站

为此坂本龙一加入抗议游行队伍

在无数人面前公开表态

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

关注自然环境的环保主义者

“如果不是因为人类的活动

环境不会自行毁坏的

所以我们必须要去修复。”


2014年,坂本龙一被诊断罹患咽喉癌

在接受癌症治疗漫长艰苦的过程里

他的专辑制作暂停

一度陷入一种无法听进任何音乐的状态

但也因为癌症

因为「人生中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坂本龙一多了份“时间将尽”的紧迫感

也对生命、对永恒有了更深的理解

战争、核、民族、自然…..

他的音乐主题越来越广袤

穿过死亡的缝隙

他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接下来,我只想不虚伪造作地活下去”

纪录片名中的“CODA”

原意为“乐章的终曲”

然而坂本龙一却在片中为其赋予了新的含义

“一曲的终结,也是新乐曲的开始”

影片的结尾,今年66岁的坂本笑着说

“要多动动手指弹琴才行啊”

还有那么多想带给这个世界的新乐章

在等着他去完成……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作者所有

-END-


最后,还没完哦 🔗 点击原文链接

超多惊喜和精美和风小物等着你


日本设计 驻足细节

喜欢我们的文章就随手转发到您的朋友圈

中国人心中的“仙子”坂本龙一!曾公开叫板日本政府:余生我只想活的真实!.doc
下载Word文档
www.readjp.com
1、本站部分内容引用自互连网并对有明确来源的注明了出处,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本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如本站中有侵犯您权益的内容,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立即删除。
2、本文链接:http://www.readjp.com/6602.html
3、如果您希望被悦读日本报道,请发邮件到contact2021@readjp.com